首頁 » 賣了杭州兩套房,35歲的她帶海歸老公去山裡開民宿,順手救活了一個快消失的南宋小村

賣了杭州兩套房,35歲的她帶海歸老公去山裡開民宿,順手救活了一個快消失的南宋小村
2022/03/21
2022/03/21

錢鍾書的小說《圍城》裡有一句很著名的話——

「被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沖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

這句話雖然用來比喻婚姻,但也同樣適用于這個快節奏時代下的農村人和城市人。

每一個在農村裡成長起來的年輕人,都會對繁華熱鬧的大城市充滿嚮往。他們夢想著有一天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與奮鬥,在大城市裡站穩腳跟,闖出一片更為廣闊的事業天地;

而不堪壓力與浮躁的城市人,卻渴望遠離喧囂,避開擁擠,逃到農村裡尋求一種靜謐安逸的慢生活。

這種鮮明的心態對比,或許正應了那句話: 你的習以為常,可能是別人眼中的遙不可及。

1

來自杭州的一家三口,水草、暉哥和他們的兒子淡淡,原本在大城市裡過著人人羡慕的穩定生活。

他們擁有兩套房,還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但是因為厭倦了城市裡的喧囂和浮華,所以不顧親朋好友的反對,毅然決然地賣掉了房子,卷起鋪蓋來到了偏遠的鄉下。

要知道在這之前,水草已經惹得父母「很不開心」了。

因為在她35歲的時候,已經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城市中產。但是碰到了34歲從新加坡回來的海歸暉哥後,儘管父母再三表示反對,水草仍然義無反顧地嫁給了他。

不過後來有了兒子淡淡,父母內心也便漸漸釋然了。

但是這一次,當他們得知水草準備賣掉房子,搬到浙江勝坑這個只有80歲以上的老人留守的小村子以後,心中的塊壘再一次被勾起,除了百思不得其解外,更多的是感到失了面子,臉上無光。

很多不知內情的人,認為他們肯定是在城裡混不下去了,所以逃到大山裡生活。

然而水草本人,卻從不理會外面的聲音。對她來說,遵從自己的內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並且去做到極致,才是重要的一件事。

經過了為期3年的修建和前期準備後,她和暉哥在浙江台州的一個小荒村裡,一個僅僅聚集著25戶人家的地方,開了一家民宿,取名 「草宿」

「草宿」不僅是一種生活態度的展現,還承載著一家人的詩意與遠方。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草宿」的到來,居然讓這個原本瀕臨消亡的南宋石頭村,猶如「枯木逢春」那樣,重新煥發出了新的生機和活力......

短短的4年時間,這家民宿就讓小荒村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2

「草宿」的位置位于台州臨海的勝坑村,距離杭州大約3個多小時的車程。這個村子遺留自南宋時期,裡面所有的房子都用石頭打造而成。

由于地處偏僻,交通不便,這裡幾乎處于一種「離群索居」的狀態,除了無法出外謀生的80歲+老人,村子裡剩下的就是溪流、草木、陽光與羊群......

「草宿」坐落在村子的制高點,可以俯瞰整個村子的壯美景色。

整座房子沒有過度的裝修,而是在盡可能地保留當地特色的基礎上,順其自然地做著減法,俯仰之間,盡為天地。

「草宿」的外立面與村裡的其他房子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內部設計則綜合了田園風和日式簡約風,給人帶來一種清新雅致的感覺。

堂屋裡保留下來的土灶台,仿佛讓人瞬間穿越到了遙遠的童年時代,想起「煙薰火燎」的灶屋裡,系著圍裙的奶奶鍋上鍋下忙碌著的溫暖場景。

雖然整個民宿只有8個房間,每個房間都無一例外地保留了原汁原味的農家氣息,但是為了給客人帶來溫馨舒適的入住體驗,「草宿」在一些細節方面也彰顯出了高質量的追求。

比如:一般情況下,民宿或酒店的床單都是純白色的,但女主人水草卻選擇了特別的藍色,因為這種從板藍根裡提取出來的天然色調,既適合山區環境,又具有殺菌的作用。

山區的氣候比較潮濕,蚊子、老鼠常常出來搗亂,暉哥平時除了修修補補以外,還會儘量把房間的濕度控制在60%以內。

房間裡的Marshall音箱、Husky冰箱、Lavin的洗浴用品等,也都細膩地藏著這家民宿的質量與溫情。

很多遠道而來的客人來到這裡,除了吃上一桌天然有機的農家菜,還可以嘗嘗台州盛產的海鮮,那些菜烹飪簡單、味道鮮美,每每讓人回味無窮。

不過讓客人感到滿足的,就是在這個被青山綠水包圍的世外桃源裡,聊聊天、喝喝茶,盡情地擁抱一下大自然,或者睡個美美的覺,停下腳步享受安靜的慢生活。

「草宿」的周邊還有一條風景宜人的晨跑路線,從水杉大道一直貫穿到紅樹林,樹蔭之下,清風習習,宛如一幅幅美麗的畫卷鋪展開來。

4年前,當水草一意孤行地要來到這個籍籍無名的小山村生活的時候,旁人不解,父母不支持,就連在「草宿」做清潔的村民鳳姐也暗暗「嘲笑」:

「村裡來了兩個傻子,根本就不會有生意。」

草宿一共有九間房,八間是對外開放的,只留一間他們一家三口自住。

可誰知,4年後的今天,這裡不僅吸引全國各地的人慕名前來,甚至還包括了不少港澳臺和來自外國的遊客。

「草宿」在開業當年還入圍了 「中國絕佳設計酒店」大獎,這份沉甸甸的榮譽,著實讓兩人欣慰不已。

因為他們夫妻二人當年帶著2歲的淡淡,勢單力薄地開啟了「石頭房」的改造之路,是一個非常艱辛而又繁瑣的過程。

起初剛租下來的半年裡,他們並不著急動工,而是實地去走訪、觀察原住民的居住狀態。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後,他們才在尊重當地文化,超大限度地保留建築外立面原貌的基礎上,一點一點地讓「草宿」融入到村子的大環境中。

白天,孩子就交給托兒所託管,傍晚再去接回兒子,淡淡有時還跟他們一起睡在「草宿」的工地上。

好在經過用心的經營和努力,他們終于實現了一家人在一起詩意棲居的夢想。

當所有的煩惱全都扔在一邊,久違的自在感一點點填滿心裡,身處自然鄉野之中,似乎只需要簡單的活法,就能活出瀟灑、豁達的模樣。

3

值得一提的是,水草夫妻和周邊村民的關係非常融洽,他們自家刻意不種菜,通常直接和老人家買點,以增加他們的微薄收入。

圖片來自于Jeff

而村民們也非常歡迎水草一家的到來,每逢紅白喜事,村民都會給水草送來饅頭、糕點;自家地裡收穫了一些瓜果蔬菜,也會特意送去給草宿。

這些留守老人白天以編織草帽為生,晚上很早就入睡了,他們的生活簡單而純粹,一任外面的世界如何喧囂嘈雜,這裡始終保持著原始、質樸的生活方式。

圖來自攝影師Jeff

如今,水草一家不僅給村子帶來了生機和活力,老人們每天看著來來往往的客人頻繁進出村子,心情也變得開朗了許多。

圖片來自攝影師Jeff

圖來自攝影師Jeff

因為他們的兒女都去外地定居了,一年之中很少回到家裡看望老人,村民們除了相互守望之外,剩下的似乎只有孤單和寂寞。

現在有了「草宿」之後,勝坑村不但恢復了往日的熱鬧,還讓村民多了幾分安全感和依賴感。

特別是到了晚上,「草宿」的燈光照亮了村子的夜,也照亮了村民心中的溫暖。

他們一旦發生什麼突發疾病、受傷、斷電、換燈泡等緊急情況,都會習慣于去找草宿幫忙解決。

不但如此,水草還致力于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來幫助村民們提高經濟收入。

在這之前,村民們編織的草帽由于技巧落後,一個只能賣7塊錢。

自從水草請來中國美院的專家對這項傳統手工藝進行重新設計和教學後,村民們的草帽已經賣到了15塊一個。

此外,這4年來村子裡的年輕人、創業者回流明顯,有的人回來重建房子,也有不少眼光獨到的人過來投資,原本漸漸沒落的石頭村,無論是整體的農村面貌和農民生活,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看到眼前這麼美好的前景,水草由衷地感到自豪。

因為她希望的就是在一個有魅力的村落裡,不去影響村民的生活和利益,不去打破村子原來的自然秩序,讓大家在這片土地上有尊嚴地活著。

放棄繁華,回歸鄉間,並不是帶有消極意義的逃離,而是選擇了讓一家人更加自由快樂的生活方式。

願每一個翩翩起舞的日子,都不會被輕易辜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