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4年不開空調、不燒熱水,住在24坪的老房子中,這一家五口過得怎麼樣了?

14年不開空調、不燒熱水,住在24坪的老房子中,這一家五口過得怎麼樣了?
2022/08/06
2022/08/06

2018年,媒體拜訪了Sherry在上海的家。

她和先生、3個孩子住在24坪的老房子里,

雖然已經住了十多年,

但沒有對房子做過大的修補,

也很少開空調,每個月的電費不到100元(443新台幣)。

這個7月,上海接連一周高溫40℃,

我們再次去到Sherry的家。

酷熱中,

這個曾經常年保持在20℃上下的房子,

室內感覺怎麼樣?

經歷了2年的疫情,

他們還過著環保可持續的生活嗎?

2018年,媒體拜訪Sherry的家

7月酷暑,Sherry與二女兒、小兒子在家

自述:Sherry Poon

我和先生Raefer是加拿大人,來上海已經21年。自從2007年12月搬進這個24坪的老房子,它逐漸托起我們一家5口和一只貓的生活。

住了14年的家,沒有經歷過大的修補,因為它的「骨頭」很好。我和Raefer都學的建筑,所以當初在改造時,在房子的材料和結構方面下了大功夫。

天窗

首先是窗戶。所有窗戶都更換成密封性更好的雙層玻璃窗。另外,在頂樓、淋浴間和二女兒SaÏa的臥室里,共安裝了5個天窗,為整個家引入充足的自然光。

其次,在戶外墻壁中填充隔熱材料,能相對地隔絕高溫和濕冷。

這樣一來,老房子原本突出的通風、采光、隔熱、保溫問題都被解決了。往常,我們夏天極少開空調,冬天也無需暖氣,室內通常二十多度。

2018年冬

2022年夏

但最近,上海40℃左右的酷熱天氣已經持續了好幾天,我們白天在家時打開客廳的空調后,全家基本在這個區域活動;臨睡前關掉客廳的空調,再開頂樓臥室的。總之,只開一個空調。

屋頂的太陽能板、屋內的凈水設備又進一步降低了用電能耗。粗略計算,不開空調時的電費,每月一直保持在百元以下。

為了好看、節省木頭用料,將客廳的部分儲物柜門做成鏤空的

現在看來,低估了無處不在的灰塵

用了十余年的桌凳,凳子的皮質覆面更換過

室內的木地板、木家具都由二手老木頭加工而成,一舉三得:購買價格低;美觀;全部可以經過拆卸后重復使用,很環保。

所以這麼多年以來,家里雖然舊了一些,但沒有大的變化,只需小的維護,打磨一下木飾面、為家具上木蠟油、更換使用了十年的冰箱和洗衣機。等上海的疫情進一步和緩,我們再修一修衛生間的馬桶和水龍頭。

2018年拜訪時遇見的橘貓已經去世

這只一歲多的小貓也是一家人領養來的

「敞開」的家

當然,我們也有想改變的地方。疫情封控的五十多天,五個人和一只貓擠在24坪的房子里,三個孩子上網課,Raefer開電話會議,我也需要工作,真的有點吵。而且家里是「敞開」的,只有2個臥室和洗手間有門,我幾次躲進洗手間,只為找一點清靜。

所以后來同Raefer說過,如果繼續長期住在這里,得多加一些門,況且孩子們大了,他們都需要獨屬于自己的地方。

弄堂里

我們住在老弄堂里,每天進出樓棟,需要穿過樓下三戶鄰居的公共廚房。當初正因為想了解中國文化、認識鄰居,才沒有找高層的現代住宅。平時經過公共廚房,我們也會和鄰居聊兩句,大家建立了好的關系。

如果要在上海換房子,預算范圍內,我們還是會找類似的社區,繼續使用環保自然的材料,裝太陽能熱水器等等。我先生也許會改進一些設備,2005年裝修時,沒有新風系統或智能空氣監測設備。如果我們現在裝修,可能會添上更智能的系統。

Raefer在加拿大鄉村環境中長大的,土地開闊,沒有太密集的房子,望出去都是自然景觀。后來他做過一陣子綠色建筑,現在幫助大企業做可循環的室內設計方案。其實我們倆,從工作到生活,都和環保、循環、可持續有關。

廚房的小黑板上寫著一行中文:你住在上海多長了?

Sherry與二女兒

疫情封控后,我們和朋友聊過,還能保持相對環保的生活習慣嗎?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可能大家遇到的困難和壓力是相似的。比如買菜,我平時買東西時,自帶購物袋,挑選的也是無塑料包裝或者能做到「零廢棄」的食材。但封控后,早上5點開始刷買菜app,關注團購,大家沒有辦法控制包裝。

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為停滯的工作而焦慮,以及,家里的三個孩子功課做得怎樣了、他們有沒有敏感害怕,也是必須關心的問題。

所以,從一方面講,我們不可避免地要接觸到口罩、塑料袋等一次性的物品。特殊時期,維持身心健康才是頭等大事,有些環保的生活習慣,的確不太能保持。

自制手工皂

姐弟倆做著問答游戲

但從另外一方面講,我們還是可以自覺地保持一些主導權。比如我將團購時收到的包裝袋都存著,現在出門買東西時就帶一個,作為購物袋。

我們一家人的生活,遠遠沒有做到極致的環保,也許沒有一個人、一個家庭能在方方面面都「環保」。

好多人問:能給一些日常的可持續生活建議嗎?我總說,你要了解自己的生活方式,日常開銷是多少、習慣在哪里買東西、有多少閑暇時間、興趣是什麼……如果每天都要忙著工作,那麼想要堆肥、自己改舊衣服,顯然很難,但把瓶裝沐浴露換成肥皂,做這麼一件小事,就能帶來好多看不到的變化。所以我們可以隨時切換重點,找到適合自己和家庭的生活方式。

不少綠植出自小兒子Aoran的「無心插柳」

我曾經用大豆做酸奶,在家用蚯蚓堆肥,或者自制皂角洗液、有機香皂等親善地球的生活用品,也為孩子們做衣服。

但隨著生活節奏的轉變,近幾年,這些事情我幾乎很少做了,但我們仍舊吃得健康、避免外賣,購買有機、應季、當地的食材。

農場、湖泊、綠道

曾經我們很愛莫干山,如今好久沒去,但還是選擇有森林、農場的地方散心,享受奔跑在自然里的感覺。去年我們到過嵊泗島、千島湖、四川的高原地帶。

過去兩三年,我偶爾帶著兩個女兒去上海的有機農場做志愿者,吃住在農場里,醒了就去地里或大棚干活,學習做農夫。我覺得疫情后,尤其是長期待在家里之后,越來越多的人喜歡去大自然,去感受土地和清新的空氣。

你問我,關于環保生活,還能說出新的內容嗎?好像沒有了。從生活的層面來說,自帶杯就是一種能達成「零廢棄」的行為,我們普通人的環保,就在于衣食住行。這些和我二十年前說的沒有什麼不同。但我們還是要不斷地彼此提醒。

左上角的牛仔布包是二女兒新做的

我們的行為,也能在孩子的心里,留下一點種子。我曾經用有機棉為孩子做衣服,兩個女兒看到我剪剪裁裁,覺得自己也能做,所以SaÏa從小就喜歡用舊衣服給娃娃做裝扮,現在也做包包。Ruohan曾經花3年的時間,做了一塊很大的拼布式被罩,一面所用的布料是我們在中國找到的老布和她的舊衣服,另一面用的是從加拿大的奶奶那里找到的老布,每一塊布料都裁成差不多一樣大的布條,再彼此拼接。

我們家很小,計算下來,人均面積只有十幾平米,所以儲物空間非常珍貴。書、玩具、衣服等等,一旦積攢起來,我們就得選擇性地處理掉一些舊物,捐給回收機構或送到二手物品交換市集。

舊衣交換活動

Ruohan愛讀書,她有時會去多抓魚這樣的二手商店買書,我也去買過衣服。但我的大部分衣服,還是來自于二手衣交換市集(swap)。你帶去一件干凈整潔的完好衣物,就能現場免費挑選一件喜歡的帶回家。包包、鞋子、日用品等等,都可以交換,現在很少逛街買新衣服。

二女兒SaÏa在swap活動上

2018年時,我就開始自己辦swap活動了。最初,這個概念吸引的主要是外國人,很多中國人覺得有趣,但只是看看,還是很猶豫:我要不要穿別人的舊衣服呢?

但慢慢地,特別是去年,我們發現,來的基本上都是中國人,有年長的,也有年輕的。她們覺得這是很好的事情,好多衣服都是新的,如果扔掉,多浪費。我們也從交換衣服,發展為可以交換書、日用品等等。

軟木做的果盤、椰子殼小碗和竹碗

這樣的轉變過程,和我辦生態設計市集的經歷很相似。早在十多年前,因為Ruohan皮膚敏感,我開始做一個小小的有機棉童裝品牌。與此同時,還辦了一個匯聚有機、環保用品的市集,每年辦4次,竟然堅持了十幾年。還記得我們剛到上海時,在市場上很難找到環保可持續的日用物件,到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在說環保,我做市集的緊迫感,也慢慢減小了。

Sherry的朋友John做的牛皮紙包和筆袋

2020年開始,Sherry運營一個線上「市集」,那是包含2000多個群友的7個微信群,大家可以在群里定期發布環保產品,John也在群里

但在辦這些活動的過程中,我認識了不少朋友,他們大多在本職工作之外,做些和環保生活相關的事情,也研究出了自己的產品和品牌,我家就有不少他們送來的東西,包包、碗等等。

有個朋友John,學過戲劇、設計,也很喜歡涂鴉,他是上海一所藝術類幼兒園的園長。后來,他用牛皮紙做環保包包、筆袋等等。他也來過我們的swap好多次,覺得一個月或者幾個月一次swap是不能滿足需求的,于是就在一個社區里,找到固定的公共區域,做了可以長期交換二手物的空間fashion exchange。這很像一個實驗。

他和我們一樣,非常喜歡環保生活方面的跨界合作。環保的事并非只能交給環保主義者來做,除了研究環境的科學家、學者,還有很多人想實實在在地過一種環保生活。所以我們的圈子里,有做市場的、有IT、有設計師,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圈子越來越大,大家都能有所貢獻,給出自己的解決方案。

很多在上海做環保事業的人知道我們,也許是因為我們作為外國人,真的在上海待了很久,也以非常老派的方式,做相關的事情,過環保的生活。

照片墻與孩子們的畫

歡樂的一家人

所以可以說,這個家見證了很多,陪我們經歷事業的轉變,見證孩子的成長。家里的墻壁上,掛滿了孩子的照片與畫作,這是他們的成長印記。孩子們,也在這里積累層層疊疊的回憶。

Ruohan的作品

今年初,Ruohan在Kindle上發布了自己的繪本。大概八九年前的一天,Raefer很晚才到家,兩個女兒問:爸爸為什麼回家這麼晚?Raefer就隨口和她們講了一個故事。Ruohan聽了很喜歡。她就以這個故事為雛形,自己畫插畫、排版,慢慢將它做成了一本書。我還幫她印刷了出來。

兩個小一些的孩子,很寶貝他們的舊衣服、玩具,還曾經和我說:將來也不要賣掉這個房子,因為這是他們的家,有許多回憶,他們以后也要帶著自己的孩子回來看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