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同母不同命:妹妹林青霞紅得發紫,姐姐林莉靠每月不到2000元度日

同母不同命:妹妹林青霞紅得發紫,姐姐林莉靠每月不到2000元度日
2022/06/06
2022/06/06

1984年,在上海的機場。

一位從河南許昌趕來的中年婦女正焦急地等待著,她目光不斷在人群中搜尋,并豎起耳朵聽機場廣播傳來的聲音,一個字都不愿意漏掉。

終于,她看見剛下飛機的人群中有一對老人,也正四處張望尋找著什麼。

看到她時,兩位老人顯然很激動,一邊招手一邊朝她的方向走來。

女子也看到了這對老人,趕緊迎上前去。

見面的那一刻,三個人都忍不住流下了激動地淚水。

兩位老人把女子抱在懷里,失聲痛哭。

女子則一邊哭一邊叫道:「爸!媽!」

旁邊的人來來往往,都被這重逢的一幕感動了。

感動之余,人們也不禁好奇,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能讓兩邊都痛哭流涕?

其實這不僅是一家人的重逢,更是許多國人心里的傷痛。

1

1948年,身為軍醫的林維良和在軍隊從事醫護工作的妻子麻蘭英迎來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看著女兒熟睡的臉龐,夫妻倆非常高興,給她取名叫林莉。

希望她能聰明伶俐,健康成長。

但是,當時戰爭還沒有結束,夫妻倆又整天忙著搶救傷員,根本無暇照顧女兒。

于是,他們便把女兒送到了山東萊陽鄉下的爺爺奶奶家。

他們還不知道,這一送,要等39年之后才能重逢了。

幾個月之后,夫妻倆接到命令,跟著部隊去海峽對岸。

命令來得突然,夫妻倆也來不及回家再看女兒一眼,而且當時正在戰爭期間,轉移是非常常見的事情。

夫妻倆想著,這次可能也就跟以前一樣,過幾個月就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再去看女兒也不遲。

沒想到,就是這個決定讓他們后悔了一輩子。

跟著部隊轉移到海峽對岸的林維良夫婦繼續做軍醫,一直到退休。

在這期間,他們還生了一個兒子林成森,兩個女兒,一個叫林青霞,一個叫林麗霞。

這對夫妻肯定不會想到,他們的二女兒林青霞,日后會成為風華絕代的大明星。

他們更沒有想到,遠在老家的大女兒林莉,生活是如此悲慘。

林維良夫婦退休后,又開了一家診所,之后還開過酒店,賣過衣服等等,生活條件越來越好。

唯一讓他們放心不下的,就是遠在山東老家的大女兒。

他們知道,老家的生活條件非常艱苦,自己的生活條件越好,越覺得對不起大女兒。

這對夫妻的感覺沒有錯。

被送到爺爺奶奶家的林莉,剛開始,有爺爺奶奶的呵護,雖然生活貧困,但還是開心的。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爺爺奶奶的年齡越來越大,已經沒有力氣再干重活了,自然也沒有能力再撫養她了。

當時林莉年紀還太小,無法靠自己生活。

為了讓小孫女有個依靠,爺爺奶奶把林莉托付給了自己的小兒子,也就是林莉的叔叔林維云。

當時林維云剛剛成家,自己還有好幾個孩子嗷嗷待哺,日子過得非常艱難。

但他實在不忍心侄女就這樣孤苦無依,于是把林莉接到了自己身邊,和自己的孩子一起養。

林莉自打記事起,就是爺爺奶奶在撫養。

現在看到了叔叔一家,自然就把叔叔嬸嬸當成了自己的父母。

一口一個「爸,媽」地叫著。

林維云夫婦怕林莉知道真相后傷心,一直沒有告訴她真相。

既然林莉已經開口叫了爸媽,那他們就是林莉的親生父母。

但是,養一個小孩哪是那麼容易的事?

林維云夫婦本身條件也不好,即使拼命地干活,也只能顧個溫飽。

但即使是只能維持溫飽的日子也沒過多久,他們就趕上了三年自然災害。

填不飽肚子的林維云沒辦法,只好把孩子們放出去乞討。

但當時,家家戶戶日子都不好過,即使出去乞討,往往也是顆粒無收。

在林莉和叔叔一家食不果腹,只能靠爛菜葉子充饑時,遠在海峽對岸的弟弟和妹妹,卻吃著可口的飯菜,被父母捧在手心里。

好在他們熬過了自然災害。

可是從小撫養林莉的爺爺奶奶也在此時去世了。

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叔叔林維云決定,帶著家人去別的地方討生活。

他們拖家帶口,一路乞討來到了黑龍江。

在新的家鄉,叔叔在一家煤礦廠找到了工作,林莉也跟著叔叔安定了下來。

解決了溫飽問題后,林維云把孩子們都送進了學校。

也就是從這時開始,林莉才有機會讀書學習。

與此同時,隔著海峽的親生父母,沒有一天不掛念著這個早就對他們沒有印象的女兒。

隨著林青霞和哥哥妹妹越來越大,林維良夫婦覺得,是時候告訴他們自己還有一個姐姐了。

林青霞聽完之后,在心里暗暗發誓,一定要找到姐姐,讓父母和姐姐團圓。

可因為時代限制,這只能是一個美好的愿望。

再說,由于年代久遠,父母只知道女兒在山東萊陽老家,其他的記憶早已經模糊。

而林維云又搬了家,這無疑給重逢又增添了難度。

雙方都知道彼此在對岸還有親人,但又無能為力,只好把思念放在心底。

在長達幾十年的杳無音信中,雙方沿著不同的人生軌跡前行。

2

林莉深知學習機會來之不易,所以非常珍惜,對待學習特別認真。

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并且還擔任了班長的職位。

從學校畢業后,林莉順應號召,做了一名下鄉青年。

在農村,林莉看到許多因為貧困而上不起學的孩子,這讓她想起自己的童年,于是她想留下來做老師,幫助這些孩子。

但當她把這個想法告訴家里時,卻遭到了「爸爸」的反對。

林維云反對的理由也不難理解,他辛苦工作,拼盡全力也要送孩子們上學,就是為了他們以后能過上好日子。

他不忍心讓林莉一輩子都過苦日子。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雖然林莉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他卻非常清楚。

他想,萬一有一天,哥哥找到了自己的親生閨女,看到閨女過得那樣苦,會不會埋怨自己呢?

雖然他知道兩家重逢的希望渺茫。

為此,林維云到處走動,把林莉送進了城里的一所學校教書。

林莉的工作解決了,林維云又操心起了她的終身大事。

那個年代,像林莉這麼大的姑娘,早就談婚論嫁了。

但林莉一直忙于教書育人,反倒把終身大事給忘了。

林維云發動自己身邊的所有親朋好友,幫林莉介紹對象。

可相了好幾次親,林莉都不滿意。

這可愁壞了林維云,他問林莉,究竟想找個什麼樣的人。

林莉則害羞地回答,就想找個能談得來的。

林莉這個標準,說了等于沒說,能不能談得來,還不是要林莉主觀判斷。

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就在林維云發愁時,一位老鄉給林莉介紹了錢深永。

錢深永是黑龍江人,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寫劇本就是他的主要工作。

兩人有許多共同的話題,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

這大概就是林莉說的,「能談得來的」吧。

兩人見了幾次面后,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雙方父母高興得合不攏嘴,商量著定個日子讓他們結婚。

然而,日子都定下來了,錢深永卻出事了。

他寫的幾個劇本被認定「有問題」,被調到河南許昌的農村。

面對這種情況,林莉還安慰錢深永,說自己跟他一起去,結婚的日子再往后推就行。

但是,林維云卻「退縮」了。

他實在不想讓林莉再回到那種窮苦的日子中去。

但一向聽話的林莉這次卻異常堅定,她沒有聽「父親」的話,堅決要跟錢深永走。

沒過幾天,林莉就追隨錢深永的步伐來到了許昌的農村。

兩人在一間破茅草屋里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錢深永沒錢給彩禮,林莉也沒有任何嫁妝。

甚至,「父親」林維云還在生林莉的氣,連婚禮都沒參加。

婚后,錢深永繼續做自己熱愛的工作,林莉則真的在村里做起了教師。

教那些跟曾經的自己一樣的農村孩子讀書識字。

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情漸漸明朗,錢深永沒有任何錯誤,又被調入城里的工廠。

林莉跟隨著丈夫的步伐,也進入工廠,做了一名幼兒教師。

林莉按部就班地生活和工作,生兒育女,教書育人。

而另一邊,林青霞的人生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1972年,18歲的林青霞正在和朋友逛街,一個陌生男人走到她面前,問她愿不愿意去拍電影。

林青霞不認識眼前的陌生人,因此沒有立刻答應。

陌生人見她有些猶豫,就說拍電影是很好玩的,她可以去看看,就當做是玩去了。

林青霞被說動了。

于是真的跟著去看了電影是如何拍攝和制作的,看了一會后,她覺得拍電影的確很好玩,就答應了。

后來她才知道,那個陌生人的工作是星探。

憑借著《窗外》,林青霞一炮而紅。

從此以后,片約不斷,最終成長為一位劃時代的巨星。

而一直生活在許昌的姐姐林莉,則一直在為生活奔波。

婚后的林莉,一連生了三個兒子,家庭人口的增多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壓力更大了。

林莉和丈夫錢深永整日為生計奔波, 哪里還顧得上關注娛樂新聞呢。

再說了,那個年代,很多家庭連電視都沒有。

即使聽別人偶爾說起林青霞,林莉也無法將她和自己聯系起來。

而隨著兩岸關系的緩和,被迫分開了幾十年的兩岸人民終于可以通信通話來一解相思之苦了。

遠在海峽那邊的林維良夫婦聽到消息后激動不已,他們決定,先給老家寫封信,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

可他們不知道,為了生計,弟弟一家已經輾轉奔波過很多地方。

所以,他們送出去的信自然是石沉大海,毫無音訊。

但他們沒有放棄,一方面積極打探消息,盡量跟老家的人取得聯系。

另一方面,堅持寫信,希望終有一天,家人能看到。

而林青霞也沒有閑著,趁著來大陸拍戲的機會,她四處打聽姐姐林莉的下落。

尤其拜托山東的朋友幫忙留意關于任何叫林莉的人的消息。

林青霞的妹妹林麗霞當時遠在美國,還在報紙上刊登了一篇名為《深入河南訪林青霞胞姐》的文章。

希望林莉或者任何親戚看見后,能主動聯系他們。

然而,這一切的努力都沒有任何回聲,他們甚至絕望地想,恐怕這輩子都見不到大陸的親人了。

但是,任何事情都是這樣,只要不放棄,總能看到柳暗花明的那天。

3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1983年。

這一年,林青霞的父母幾經打聽,終于聯系上了弟弟林維云一家。

他們懷著激動的心情,給弟弟一家寫了一封信。

信中,林維良情深意切地表達了對女兒和弟弟一家的思念。

同時又小心翼翼地問到:她還愿意認我們嗎?

看著哥哥小心的語氣,林維云也老淚縱橫。

要不是迫不得已,誰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分開。

他平復心情,提筆給林莉寫了一封信,信中仔仔細細地解釋了她的身世以及她和父母分開的原因,并告訴她,父母和弟妹現在都特別想見她,不知她愿不愿意見一面。

看著信上的內容,林莉震驚不已,淚水打濕了信上的字。

這一切對她來說都太難以接受了。

叫了幾十年「爸」的人原來是自己的叔叔,而自己的親生父母自己卻從未見過,自己還有一個當大明星的妹妹。

一瞬間,林莉不知道自己是該激動還是該怨恨,遲遲沒有給「爸爸」答復。

林維云也知道,這種事情落到誰身上,一時間都難以接受。

因此,侄女沒開口,他也從來不逼迫她,讓林莉給出一個答案。

但是,遠在海峽那邊的林維良一家情況則截然相反。

自從聯系上弟弟一家后,他們翹首企盼,天天等著弟弟帶來女兒的回信。

日子一天天過去,弟弟那邊卻沒有任何動靜,林維良夫婦心里難免打鼓,甚至悲觀地想:女兒是不是不愿認我們了?

而林莉,自從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一直悶悶不樂。

但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叔叔一家對她那麼好,她早已把他們當做了親生父母。

而真正的親生父母,對她來說,現在就如同陌生人一樣。

要讓她認一對「陌生人」做父母,她實在不知道該怎樣開口。

看著妻子整日悶悶不樂,丈夫錢深永心疼不已。

他開導妻子說,那個時候,父母把她丟在爺爺奶奶家,是因為沒有辦法。

后來一直沒有聯系上她也是迫不得已,何況這麼多年,他們一直沒有停止尋找自己。

父母年紀也大了,這次見一面,下次再見,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聽了丈夫的話,林莉也不再糾結,她決定見親生父母一面。

畢竟血濃于水,而且她也知道父母的不得已,即使自己心里有介意,但過去了這麼多年,也該放下了。

得知女兒愿意見自己,林維良夫婦抱頭痛哭。

他們懷著激動的心情,給女兒準備禮物,從家用電器到吃穿用品,能想到的都給帶上,算是遲來的補償。

可那個時候,兩岸并沒有完全地開放,雙方見面還是非常困難。

不過沒關系,只要心中有希望,那一天,大家可以等。

終于到了1987年11月28日,林莉早早地從許昌趕火車來到上海,在上海的機場焦急地等待著。

同樣焦急的還有39年從未謀面過的親生父母。

相見的那一刻,所有的怨恨都化為烏有了,只剩下思念和嘆息。

4

這次見面,不僅林維良夫婦來了,林莉的弟弟林成森和小妹林麗霞也來了。

只有林青霞沒來。

因為當時林青霞已經紅透了兩岸三地,如果她現身機場,勢必會吸引太多目光。

雖然人沒到場,但林青霞也給姐姐帶了禮物,是一個相機。

林莉捧著相機愛不釋手,仿佛妹妹就在眼前。

重逢之后,林莉陪著父母和弟妹逛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仿佛是要把過去的時光補回來。

跟弟弟一家重逢后,林維良夫婦想給弟弟一筆錢,作為他們這麼多年養育女兒的報答,但林維云堅決不收。

林維良夫婦試了好幾次,每次都被弟弟嚴詞拒絕了,他們只好作罷,只能多買些東西彌補心中的歉疚。

短暫的見面之后,他們又要分開了。

這次沒見到明星妹妹林青霞,成了林莉心中唯一的遺憾。

林青霞同樣也很遺憾。

為了彌補這個遺憾,后來,林青霞在長春拍戲時,林莉特意趕過去見了她一面。

姐妹倆相互挽著手,走遍了長春的大街小巷,說著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仿佛她們從來沒有分開過一樣。

短暫的會面之后,林莉又重新回到了許昌,可是沒過多久,林莉所在的工廠就倒閉了。

林莉成了下崗工人,每個月只能領到1990塊錢的補貼。

林青霞聽說后,力邀姐姐過去和她同住,并承諾說,只要姐姐愿意,姐姐什麼都不用干,辛苦了一輩子,可以好好歇一歇。

但林莉卻拒絕了,對于她來說,妹妹的好意心領了就行,但生活還得靠自己。

林青霞見姐姐不愿意,也不再逼迫。

她想給姐姐一些錢,改善姐姐的經濟條件,讓姐姐一家的日子不要那麼拮據。

但姐姐林莉依然拒絕了,對于她來說,妹妹有錢不假,但只有靠自己雙手掙來的錢花著才踏實。

林青霞見姐姐什麼也不收,就想給姐姐在上海買一套房子,供她養老用,但林莉依然拒絕。

被拒絕了幾次之后,林青霞也知道了,姐姐是不會接受自己一分錢的。

既然如此,那尊重姐姐的選擇就好。

對于林莉來說,妹妹是不是大明星,對她來說沒有任何影響。

人到中年,還能找到自己的親人,并且能時不時地與親人見上一面,說上幾句話,就足夠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