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臺灣富二代美女,哈佛畢業,不繼承家業,卻跑到大陸農村做犛牛圍巾

臺灣富二代美女,哈佛畢業,不繼承家業,卻跑到大陸農村做犛牛圍巾
2021/12/06
2021/12/06

一個長相甜美,溫婉可人的臺灣女孩,畢業于美國一流商學院,又獲得哈佛大學公共管理碩士。

不僅如此,女孩背景優渥,家裡產業龐大,有電廠、食品、金融房產、教育等,家族財富高達數十億。

照這種情況,女孩畢業以後回歸家族做管理,幾乎是天經地義的事。

而她卻不繼承家業,想獨立發展,選擇整日與犛牛打交道,天天在大陸青海牧區梳犛牛絨。

靠著犛牛絨,她在全世界開了一百多家專賣店,一條圍巾賣幾千元,銷售額上億,還帶領2萬名牧民致富。

2012年,她被福布斯評為「中國30位30歲以下的商界精英」,以及多項大獎。

這個女孩,名叫喬琬珊。

哈佛才女,喬琬珊

名譽和利益的瘋狂襲來,喬琬珊卻堅持說,自己要做的是社會企業,不以盈利為最大目標。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2006年,24歲的喬琬珊,正在哈佛攻讀碩士,專業是公共管理與國際關係發展。

有一天,她同宿舍的女孩一起分析接下來應該去哪裡考察,完成自己的研究課題。

想來想去,她們決定到中國去,可具體地方卻沒法定,于是就是牆上投飛鏢。「中國那麼大,射中哪裡算哪裡。」

最後,她們選擇了西部,第一個地方是雲南。

3月的雲南,風光旖旎,草場上到處都是成群結隊的犛牛,有的純黑,有的雪白,四肢短而粗,散落在草原上吃草,這很快就吸引住她們的眼睛,兩個來自大城市的女孩十分好奇。

除了興奮地摸、東看西看,她們還得知:

全世界共有1.4億頭犛牛,90%都在中國。而且,犛牛全身都是寶貝。

產的奶可以做乳酪和酥油,身上的毛更是用處多,粗毛可以做帳篷和繩子,細毛可以做衣服和毯子,連牛糞也可以用來燒火取暖。

當地牧民的詳細介紹,讓喬琬珊一下子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在牧區,生活極度不便,有些牧民彼時還沒錢裝電燈,照明全靠傳統的油燈,還有更多牧民,生活貧困,年收入只有2000塊(大概八千多台幣)。

樸實貧困的環境,又一次喚起了喬琬珊心中的情感。

很多年以前,她到過非洲,親眼看見那裡的人衣不蔽體,餓得皮包骨頭,加上環境極其惡劣,生存變成一件很困難的事。

對喬琬珊來說,自幼家境優渥,從未想到,原來世界上還有人在過著這樣的生活。

但那時候,她年紀小,很多東西只是存在心底。

這一次來到中國西部,良好的資源,正待開發的前景,促使她再次思考應該做點什麼。

「辦一家社會企業,不以營利為目的,只為資源的利用,可持續發展。」喬琬珊第一次把在學校學到的改變貧困這一課題,變成了實實在在的想法。

當她把這些想法告訴父母的時候,所有人都提出反對意見。

作為世代經商的父母,在他們眼裡,辦企業不盈利,這樣的經營有什麼意義,怎麼來維持?

喬琬珊的外公是臺灣知名企業家,投資的產業非常廣泛,財富累積超過10億元。

喬琬珊父母親都畢業于名牌大學,後來創辦了教育集團,發展到目前已成為臺灣最大的遠端教育服務機構之一。

在喬琬珊很小的時候,家族裡討論的話題,從來都是有關經濟和業務的,她也萌生了以後要創業的想法。

出生在美國,童年和青春時期都在臺灣度過,大學又回到美國,喬琬珊算得上典型的臺灣富家女成長方式。

而她們的正常路子,要麼回家繼承家業,要麼在華爾街找一份精英工作。

但喬琬珊說:

「如果留在華爾街,為有錢人賺更多錢,那頂多算是錦上添花。現在我到落後地區説明人們擺脫貧窮,這是雪中送炭,這樣的人生才更有意義。」

一個多月時間,喬琬珊和同伴走遍了青海,雲南等地。最終,兩個女孩決定,開發犛牛製品,決不遲疑。

想到就要做到,喬琬珊想做犛牛乳酪,因為彼時的周邊沒有乳酪市場,很多鮮奶因為交通不便總是白白浪費,看著實在可惜。

喬琬珊非常高興地請來了一名外國的專家,給牧民講解做乳酪的技巧。牧民們照著學會了做乳酪,但後續問題比想象中更多。

因為大多數牧民都住在很偏遠的地方,道路狹窄,冷凍車開不進去,再好的乳酪也來不及運送到市場,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變質。

這樣的經營,註定只能在很小的范圍內進行。所以,喬琬珊很沮喪,明明知道犛牛渾身是寶,要開發為什麼就這麼難呢。

但是,喬琬珊也沒有停止腳步,她繼續考察,把重點放在犛牛絨身上。除了羊絨,犛牛絨也很優質,如果能開發做成產品,相信同樣很受歡迎。

帶著這樣的念頭,喬琬珊回到了哈佛大學,開始做畢業前的準備工作。 繁忙的學習之餘,她到處查閱資料,尋找犛牛絨的開發和利用方向,探尋怎樣借用質量做出好東西。

整整半年多,喬琬珊跟另一個女孩蘇芷君都不是泡在圖書館,就是在尋找專家老師的路上,包括犛牛的繁殖養育、牛絨的特性、加工紡織等等細節,逐一開展研究,並找到答案。

一步步,她們就這樣靠近真相,找到了很多資料,證明犛牛絨的開發切實可行。

有了充足的資料,喬琬珊再利用自己多年來學到的專業知識,很快就編寫出一份課題報告。

報告正式亮相,果然得到了專家和老師的極大認可,做開發犛牛絨的第一人,喬琬珊憑藉這樣的遠見和創意,在哈佛校園備受好評。

那年畢業,這份報告獲得了哈佛大學的創業獎金,1.5萬美元。

有了原始啟動資金,加上計畫書,喬琬珊一頭紮入到中國西部偏遠地區。

2006年9月,喬琬珊在扶貧組織的説明下,選定了青海共和縣黑馬鄉,因為當地90%都是藏民,犛牛養殖多。

到這裡後,喬琬珊的第一步是收購犛牛絨。

她跟同伴一塊,兩人來到牧民家裡,挨個詢問是否有犛牛絨賣。

牧民們都盯著這兩個漂亮時尚的女孩,對她們收購犛牛絨這件事,就像看稀奇。

經過不斷地解釋,終于有人指著自家院子裡堆著的犛牛毛,讓她們拉走就行。兩人一看,又髒又濕的牛毛散亂打結,混合著各種砂石,就像一捆捆稻草一樣堆在地上。

這樣的原材料讓她們的心情瞬間跌到谷底,如果牧民都是這樣賣牛毛,那好的原材料將無法得到。

根據資料,犛牛每年只有一次產生絨的機會,那就是在冬天,犛牛為了抵禦寒冷,會長出一層薄薄的細絨,這就是犛牛絨;

春天來臨,這層薄絨自行脫落,牧人經過抓取成為原絨,其中以細度在25微米以下的絨毛為最上品。

因此,一頭牛只有100克細絨,剩下的全是粗毛。

過去,牧民對犛牛了解不多,只管把所有牛毛剪下來,成堆販賣,一斤只有20元,80多台幣。

喬琬珊的收購價格,高達一斤200元,八百多台幣,是原來的十倍。

但這麼高的價格,收不到理想中的東西。這讓她幾乎吃不香睡不著。為此,她專門請教了相關專家,學到了梳理牛絨的技巧,並定制了一種梳子。

接下來,喬琬珊跟同伴到處尋找牧民,向他們講解應該怎樣梳理牛絨,把定制的梳子免費發放給他們。

牧區天氣惡劣,路況又差,兩個女孩為了尋訪很多偏遠地區的牧民,常常吃不上飯,走路走到雙腳氣泡。

儘管前期做這些很累,但喬琬珊滿懷希望,覺得這一次培訓後,一定能收到滿意的原材料。

只是,一段時間後,她還是失望了。

到了收購季節,牧民交上來的犛牛絨還是跟以前一樣混亂,粗糙。

喬琬珊一看就傻眼了,為什麼經過培訓還是不行?

經過多方溝通了解,原因是因為她們傳授的方法雖然很好用,但犛牛不喜歡,梳理的過程中會很痛。

而牧民對待犛牛就像自己的孩子,捨不得看著它受罪,還是堅持用手梳理的辦法。

因此,收購的犛牛絨,依然混亂一團。

這個難題,又一次呈現在喬琬珊面前,而且好像根本找不到答案。

正如有句話說的:「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經過思考,喬琬珊決定尊重牧民的想法,他們願意用手梳也行。

原材料雖然粗糙,那就增加一道工序,人工挑選,正好可以讓當地的女性加入進來,增加她們的收入。

犛牛絨的挑選正式開始,很多婦女原來從沒工作過,現在分揀犛牛毛,她們也幹得十分樂意。

而牧民們看見,喬琬珊願意尊重他們的態度,一下子就接受了她,越來越多牧民把自己的東西賣給她。

他們說:「你尊重我們用剪刀或者手抓的習慣,那我們就采最好的絨毛給你。」

三個月後,喬琬珊收集了幾噸原材料,初始資金1.5萬美元也幾乎花光了。

看著一大堆黑乎乎的東西,到底能做出什麼產品,喬琬珊心裡也沒有底,接下來的路只能一步步走。

她來到紡織工廠,找老闆商談能不能加工。看見她嬌小的個子,老闆們都以為她是秘書:「誰是你的老闆?」

她回答:「我就是老闆。」

老闆第一次聽說犛牛絨,跟她一聊,立即發現她就是個門外漢,什麼都不懂。私下悄悄問她:「你是不是犛牛JD?」

聽見這句話,喬琬珊簡直哭笑不得。

她二話不說,回去就惡補了很多紡織和布料的知識。

她了解到,犛牛絨雖然細膩柔和,但比羊絨短,顏色又深,加工過程複雜十分考驗技術,而且,她的訂單很小,所以很多老闆不願意接單。

被拒絕並不可怕,喬琬珊早有準備,她不斷地奔跑工廠,詢問溝通,講述自己對于這方面的理解。

經過接近一年的折騰,終于有工廠願意接活。

但喬琬珊又沒錢請設計師,兩個女孩就經常翻閱時尚雜誌,收集靈感,晚上回去再思考,描摹,不知道熬了多少個通宵,才一點點確定了120個款式。

做好第一批產品後,喬琬珊開始扛著箱子到處參展,為了節約錢,她不敢請幫手,經常是大包小包都自己搬,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

每一次參展,她都興致勃勃地講犛牛絨的堪比羊絨,而且更獨特。但往往講了半天,人家回答:「你的羊絨很軟嗎?」

這樣的挫敗感,喬琬珊經歷了無數次,但每一次她喝口水又開始講。

就這樣她跑了多個地方,慢慢讓很多人認識到犛牛絨的價值,也拿到了一些訂單。

訂單雖然有了,但問題同樣存在,因為犛牛絨的稀缺,產品加工成本高,必然要走高端路線。

走高端路線,最好的辦法就是拿到國外加工,這樣以便產品可以很輕鬆貼上奢侈品的標籤。

「你最好將生產地放在義大利,這樣才能快速擠進奢侈品行業。」很多人直接這樣向喬琬珊建議。

「我們的理想是開發中國的犛牛絨,要做就做MADE IN CHINA 的東西,無論如何,我們不會違背自己的理想。」

喬琬珊比任何時候都堅定。

訂單正式上量以後,為了保持犛牛絨的獨特性,手工編織,成了喬琬珊的另一個突破口。

她多方尋找,最後在上海崇明島找到50位手工織娘,她們都有多年的編織經驗,手藝精湛。

在樣式和顏色方面,喬琬珊也越來越注重多樣化和精細化,先設計樣式,交由客戶選擇,然後在工廠將犛牛絨紡織成紗線,織娘們最後手工編織完成。

就這樣一件件精美獨特的圍巾、毯子、毛衫、家居用品、禮品等從織娘們的手中誕生。

同時,還有多款俏皮可愛的兒童系列,乖巧的帽子、可愛的小鞋子、俏皮的小玩偶等等。

喬琬珊說:「我希望顧客走進我們店裡,能看見犛牛絨相關的一系列產品,都能做到。」

此後,犛牛絨製品遠銷國內外,世界各地開設了一百多家專賣店,被貼上名牌產品標籤售賣,一條圍巾賣幾千元,年銷售額早已突破1億元。

2012年,喬琬珊被福布斯評為「30位30歲以下商界精英」,還獲得多項創業大獎。

最近幾年,更多犛牛絨的產品被開發出來,品牌和產品價值越來越被世界認可。

終于將心目中的犛牛絨變成實實在在的產品,喬琬珊卻一直沒忘記藏區牧民。

她早已將犛牛絨的收購價格提升至300元每斤(一千多台幣),將牧民的收入增加了3倍。合作牧民從最初的幾百戶牧民,到現在的2萬多戶。

除了忙管理,銷售和設計,她一直緊緊與藏區牧民保持聯繫,教給婦女們各種知識。

怎樣化妝、護膚、穿著打扮等,還有各種事情的處理等等。

她發現黑馬河的醫療資源十分匱乏,就組織開展婦女健康培訓,提供了300余人的藏醫義診服務。

同時還建立了合作社,將收購犛牛絨資金的1%用于社區發展,扶持藏族青年企業家。

儘管做了很多,但還有人認為,作為社會企業,她還沒完全盡到幫扶的責任。

但另一種聲音則說,應該將企業更加市場化,省去很多中間環節,直接設計銷售,將品牌發展得更大。

無論外界怎樣說,喬琬珊一直沒忘記初心,做個為別人雪中送炭的人。

從大膽設想,到落地實施,開花結果,喬琬珊嬌小的個子,卻爆發了極強的能量。

正因為那種敢拼敢做,不怕打擊,不怕困難的勇氣,她才一步步往前走。

就像有句話說:「恐懼與勇敢近在咫尺,而且互相共存。」

想要改變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觀望等待別人,而是毫不猶豫,甩開肩膀努力幹。

這個世界上,本來無望的事,大膽嘗試,往往能成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