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她出道十年零緋聞,和相戀15年男友結婚又離婚,為演戲暴瘦15斤

她出道十年零緋聞,和相戀15年男友結婚又離婚,為演戲暴瘦15斤
2022/02/26
2022/02/26

比成名更難的,是擺脫給自己帶來成功的標籤。

演員的自我修養 Actress

偶然在網上看到一段片場視訊。

胡同裡路燈昏黃,路上的水坑還沒有幹透,一個穿皮衣的短髮女生被幾個像是社會青年的壯漢團團圍住。

「還錢!」

「沒有!」

說罷,為首的男子掄起胳膊狠狠甩了下去,女生被兇猛的力道打了個踉蹌。

力度穿透螢幕讓人一震,如果不說是在片場,恐怕真會被認為是「涉黑」事件。

畫面中的女主人公是鄧家佳,這幅「社會小妹」的面孔也許你不太熟悉,但你應該聽說過她的另一個角色,唐悠悠。

對演員來說,角色塑造的太深入人心也是一件麻煩事,很多喜劇演員難以走出「諧星」的光環。

鄧家佳是個例外,這已經不是她第一轉型。

《全民目擊》裡的林蔭蔭,《無證之罪》裡的朱慧茹,《大明風華》裡不擇手段生存下去的胡善祥,還有在最近廣受好評的《揚名立萬》中出演蘇夢蝶,她一次次出演著截然不同的角色。

出道十多年沒有緋聞,出鏡頻率雖不高,但塑造的角色卻都頗深入人心,這是明星的正途,但說起來卻顯得彌足珍貴。

「沒頭沒腦」的小姨媽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變成可以詮釋復雜角色的「老戲骨」了。

鄧家佳出生在和演藝圈八竿子打不著的家庭,父親學的工程,母親是一名會計師。

在高知家庭長大,成為一位學術專家可能更符合人們的預期,但鄧家佳從小對表演就有興趣,高中時就在電視劇《俠客行》中出過鏡。

父母雖是知識份子但並不迂腐,看到女兒喜歡演戲也沒有阻攔。憑著興趣,鄧家佳考上了中國傳媒大學表演系,高出了錄取線200多分。

其實要說起來,鄧家佳以前喜歡演戲是覺得好玩,真正愛上表演還是在大一的一堂鑒賞課上。

老師播放了《刺激1995》,鄧家佳被安迪震撼了:「看完就傻掉了。我覺得它改變了我的價值觀。」

「就從那一刻愛上的表演,然後一直到現在,越來越熱愛。」

畢業之後,有的同學進公司,有的同學改行,鄧家佳想在演員這條路上在搏一把。為了節省開支,她自嘲租了間「鬼房子」,「和一個女孩合租,一個月500塊錢的租金,地方非常偏,都快出地球了。」

為了多接戲,鄧家佳經常跑到劇組裡混臉熟,她把自己的資料列印成傳單,「每次去糊塗賓館,就會把傳單從一樓發到四樓,看到門口貼著某某劇組或者是副導演的單子,就會塞一張自己的傳單。」

付出得到了回報,鄧家佳爭取到了一些小成本電影和龍套角色。《十全九美》裡她演刁蠻公主初露頭角;《風聲》裡她和李冰冰、周迅同台飆戲。

當然,她的演員之路並沒有一帆風水。曾經在面試一個角色時,她被人暗示「要看看身材」,她感覺到對方是想占自己便宜,于是毫不客氣的說:「去你的吧。」

如果正好有戲演,她就全國各地到處跑,「我都快成飛人了。」在寧波拍完馬上趕往大連的下一個劇組,飛機上的兩個小時就是她的休息時間。

但這些經歷也並不全是壞處,消化吸納後,全部變成了「十八線」女演員唐悠悠的養料。

「我感覺我給導演留下的第一印象應該是很傻,大濃妝、雞窩頭,不是一個正常演員的樣子。」

鄧家佳第一次見到《愛情公寓》的導演韋正時,她剛參加完一場發佈會,妝還沒來得及卸。

她一度以為試鏡無望,但沒想到最後竟接到了這個角色,「可能是因為看到我身上這種可能跟唐悠悠貼合的一些東西,看起來搞笑,但做事卻很執著、也很真實的一個形象。」

她和唐悠悠有相似的地方,都是初出茅廬的演員,都對未來充滿希望。

但是,那個時候鄧家佳還處于「新手區」,她會不自覺的討好觀眾,因為是在第二季加入的《愛情公寓》,鄧家佳特別害怕自己被觀眾排斥,直到看到網上有人說「把關谷交給小姨媽很放心」後她才放心下來,知道自己被接受了。

《愛情公寓》對鄧家佳而言是第二所大學,她很感激這段經歷。高頻率的表演和長達十年的跨度讓她適應了演員這個身份。

「我當時去參演大電影,也是想去跟大家說個再見,跟韋正導演,跟編劇汪遠說再見,站好最後一班崗,這是我給唐悠悠的一個交代。」

拍《愛情公寓》的空檔,鄧家佳接到了人生中頗為重要的一部戲,《全民目擊》。

那年她已經29歲,試鏡的角色是19歲的林萌萌。導演見到鄧家佳時,擔心年齡差距過大,怕她演不出少女的姿態。面對導演的質疑,鄧家佳爭取了一把,先前她已經看過劇本,她被這個內心激烈的少女吸引了。

「給我兩個星期,自己會好好的管理一下自己的身材,然後希望可以再來試妝、試戲。」

導演同意了,鄧家佳開始了瘋狂的減肥,半個月減掉了15斤。為了體會長期被關在監獄是什麼感覺,她經常關自己禁閉,最後鄧家佳得出一個結論:「房間應該會被無限的擴大,然後自己就會變得越來越小,小的就像一個灰塵一樣。」

試鏡通過了,她傳神的演出了內心激烈又矛盾的林萌萌,還憑著這個角色成為國內80後首位金雞百花雙料女配。

《無證之罪》中的朱慧茹是對她的另一個挑戰,「小三」的身份不僅備受爭議也需要演員內心更細膩。

但看過劇本後,鄧家佳決定一定要得到這個角色:「一直在復製粘貼有什麼意思?我也不想嚼冷飯。」她喜歡挑戰沒有演過的復雜角色。

她也是在這部劇中有了新的感悟,演員不是非要討好觀眾的,更關鍵的是把角色演的真實。

雖然已經有拿的出手的劇集,鄧家佳卻一點也沒有放鬆對自己的要求。

剛接到《大明風華》中胡善祥這個角色時,鄧家佳最先感受到的是不理解,她覺得這個把「我就是壞人」掛在嘴邊的壞女人離自己好遠。

為了解角色的內心,她翻遍了明朝的典籍,最後鄧家佳發現那個年代,沒有孩子的妃子是有可能是要陪葬的,胡善祥原來只是個「在黑暗森林裡一心想活下去的小動物」。

她理解了胡善祥,還覺得這個角色有自己值得學習的地方:「這個女人是非分明,忠于自我。她知道自己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想成為什麼樣的人。」角色的內在力量也在反哺著她。

前不久,《揚名立萬》收穫了不錯的口碑,很多人被穿著旗袍的蘇夢蝶驚豔了一把。

鄧家佳在採訪時不止一次提到了一場哭戲。按劇本要求,她從樓梯上走下來就可以了,但她聽著旁邊很多同行的譏諷,想到自己家道中落,前途未知,不知不覺流下了眼淚。

演戲對鄧家佳來說不只是份事業,也是體驗不同人生的一種方式。體會著各色人生,她覺得自己也被延展了: 「年輕時我覺得我非常了解我自己,但其實我了解的只是一部分。後面演了越來越多的角色,我不斷發現,我還有這一部分,那一部分......」

她很喜歡自己現在的狀態:「這個行業很幸福的一個地方,就是還有很多山可以爬,沒有盡頭。」

鄧家佳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人生就像一棟房子,它有四根柱子,這四根柱子分別是你的工作、親情、友情、愛情。毀壞一根的情況下,只要其他三根還在,也可以支撐你這個房子不塌。

演戲和生活,她在忙碌中找到一種平衡。

鄧家佳喜歡晴朗的天氣,高中同學來北京找她,她就帶著同學看展,下館子,化身「攝影佳」;也不吝嗇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美美的穿搭和讀書心得;片場收工後,她就跑到附近的集市,用人群中的煙火氣填充自己。

2019年,鄧家佳和相戀十五年的圈外男友離婚了。

他們沒有爭論誰對誰錯,和結婚時一樣安安靜靜。鄧家佳看得很透,她覺得只是緣分盡了:「離婚的決定,做了就做了,人生也沒有如果,對吧,也回不了頭。」

鄧家佳不介意被生活推到一個「沒有達到過的地方」,這個地方未必是深淵,也許只是一種嶄新的體驗,這種體驗不管是對自己還是演員鄧家佳來說都是寶貴的:

「一個女性的成長,就是在失去穩定可靠,失去港灣之後,再長出來的那個部分,是真正獨立完整的個體和自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