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40歲王心凌:有一群男人和一套房子,當「甜心奶奶」又何妨?

40歲王心凌:有一群男人和一套房子,當「甜心奶奶」又何妨?
2022/05/30
2022/05/30

女作家陳丹燕,曾在《上海的金枝玉葉》中寫過這樣一段話:

「戴西怎麼會知道,自己有一天竟會面對這樣的屈辱?而且她還能從那些屈辱中活下來,甚至沒有成為一個因心碎而刻毒的老人。」

若是將故事對標到現實生活中,那麼,這幾天突然復火的王心凌,就給了房君帶來了這樣的感覺。

她穿著一身青春洋溢的學生制服、扎著高馬尾,站在浪姐的舞臺上,唱起了那首陪伴90后長大的《愛你》。

一時間,幾乎所有的男生都瘋了。

他們不僅曬出學生時代收藏的海報、雜志、寫真、磁帶,還站在電視機前笨拙卻可愛地跟著跳《愛你》。

甚至還在上班、下班、買菜和做核酸的重復日常里,哼兩句她的老歌。

不過,王心凌的翻紅是令很多人都始料不及的,包括節目組。

在浪姐的第一期節目里,和其他姐姐們比起來,她的鏡頭少得可憐,無論是在演播廳還是回到宿舍后,話也不多、存在感極弱。

好像下了舞臺,她就不再是那個可愛、自信、大方的「王心凌」。

為了讓王心凌留得更久,「中年男粉」們開始蓄力,他們甚至連口號都想好了。

就像當年周杰倫的「老年粉絲」們紛紛下載回微博打榜,把他送上人氣榜第一名一樣。

但浪姐畢竟只播了一期,王心凌能往后走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可她,終究還是成了這個初夏,最紅的那一個。

要說蹲守在電視機前為臺偶瘋狂的年代,誰的青春里沒有幾首王心凌呢?

2003年,21歲的她憑借第一張專輯《Cyndi Begin》,以偶像歌手的身份正式出道。

那個「神仙打架」的年代,同期的周杰倫、孫燕姿、蔡依林、林俊杰等,每個都是具有時代意義的巨星。

而她作為初代甜妹,在以偶像歌手的身份出道后,從一眾大神中脫穎而出。

2004年,她舉辦了萬人演唱會,座無虛席,那時候她剛剛22歲。

2005年,歌曲《Honey》中的甜蜜舞步,將她送上了「甜心教主」的寶座。

同年,第四張專輯里的主打歌《睫毛彎彎》,時至今日仍是選秀舞臺上時常出現。

而她一帆風順的走紅之路,還在繼續。

憑借著個子嬌小、嗓音甜美、五官精致帶點幼態、笑容清澈無害的外表,她與當時台灣偶像劇最喜歡用的女主角完美契合了。

天真善良、勇敢元氣、被所有人喜歡的乖巧女孩,王心凌不用演,光是站在那兒,就已經很有說服力了。

2004年,她主演的偶像劇《天國的嫁衣》,奪得台灣年度收視冠軍;

2006年,出演了堪稱無數90后的臺偶啟蒙的《微笑Pasta》,與張棟梁飾演的男主甜甜蜜蜜地談戀愛;

2009年,她主演的偶像劇《桃花小妹》,獲得頗高關注……

王心凌的人生,好像真的像開了掛一般。

雖然是偶像歌手,但唱跳俱佳,演唱的歌曲首首爆火且經典,頂級偶像劇資源更是拿到手軟。

那個時候,她就像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真公主。

但事實上,王心凌的真實人生和她的「公主」劇本,是迥然相異的。

成名前的她,其實是個標準的灰姑娘, 原生家庭和情感經歷,都曾給她帶來過巨大傷害。

1982年,王心凌出生在台灣省新竹縣的一個普通家庭。

因為經濟壓力,父母在爭吵中草草結束婚姻,她跟著母親一起生活,父親則帶走了弟弟。

沒過多久,做生意破產了的父親把弟弟「扔」回母女倆身邊,自己一個人走了,母親為了拉扯姐弟倆長大,一直打著好幾份臨時工。

貧窮,一直是三個人的陰影,經濟條件最緊張時,需要跟三個人分吃一個小便當。

生活的重擔將母親壓得喘不了氣,時間久了,她精神幾近崩潰,幾乎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甚至還因為精神疾病,經常對王心凌又打又罵,將生活的困苦與不順,全部宣泄在她的身上。

但年幼卻懂事的她,卻早早學會了理解和責任,她沒有埋怨母親,反而接起了起養家和照顧弟弟的擔子。

除了母親的態度,一直以來缺席的父愛,也是她人生中的不可名狀之傷。

多年來,她一直渴望著能夠找回父愛。

后來,她的父親出現了,卻是為了打著已經成名的她的名義賺錢。

不少人勸王心凌將他告上法庭,還自己一個清白,但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原諒。

童年與少年時代沒有被愛過的她,逐漸學會了用忍讓和妥協,換取表面上的平靜和安穩。

這份犧牲,卻讓她在愛情里,成了一粒在荊棘之路里行走的塵埃,步步泥濘、處處潰爛、姿態低得不能再低,甚至連后面的人生,都被幾乎全部毀掉。

王心凌的初戀,是個同校同學,交往僅2個月時,就發現他在房間里,偷偷藏了其他女孩。

但這時的她,依然期待且相信愛情,直到她的身邊,出現了一個叫范植偉的男人。

王心凌和范植偉是隱私生情的,就在她抱著與對方白頭偕老的希冀時,他卻先后出軌了許茹蕓和楊筑雅。

每當事情曝光,他都會瘋狂地請求她原諒,就這樣兩個人拉扯了6年,耗費了所有青春時光。

自此之后,王心凌不再對愛情抱有任何幻想,將全部精力和時間放在了自己的事業上。

可范植偉并不想放過她。

兩個人分手的第五年,他忽然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自己和王心凌的親密照,還自稱一直愛著她。

因為王心凌的緣故,原本毫無人氣的范植偉獲得巨大的關注度。

嘗到甜頭后,他還洋洋得意地說自己曾在公眾場所,兩次動手打她: 「一次是在機場,一次是在大街上。」

還在節目中,爆料她的初夜細節,大肆誣陷王心凌私生活混亂。

面對出軌、家暴、滿口謊言的渣男,王心凌卻沒有做出任何反擊。

她像個被欺負、無力還手的小女孩,流著眼淚,責怪自己愛得太沒骨氣。

后來再交往的演員姚元浩,更不是一個靠譜的人。

他與前女友糾纏不清,在王心凌背上第三者罵名、影響星途時,躲在一旁做起縮頭烏龜,一句幫忙解釋的話都沒有。

分手半年后,她和姚元浩的私密照被公布到了網絡之上,廣為流傳。

雖然公司和好友都站出來挺她,但已經為時已晚。

原本前路一片坦蕩的王心凌,口碑跌入谷底,演唱會被贊助商撤資、人氣瘋狂下滑。

可她依然像從前那樣,試圖替自己的渣男前男友們挽回面子——

「和范植偉的那個時期是模糊的,他可以對外界說他是單身。」

「不用對姚元浩做報警處理,別將他送進監獄。」

可善良的王心凌,沒有被命運善待。

人們咀嚼著她跌出神壇的八卦,卻沒人替她問一句: 「應該感到羞恥的,難道不是那個惡意傳播他人隱私、出軌家暴的人?」

一代甜心教主,自此淪為無人問津的過氣女星。

歷盡千帆后的她,已經暫時沒有了當年當甜妹的心境,開始尋求轉型。

性感風、魔女風……各種風格她都嘗試了一遍,完全失去了她本來的樣子,復出宣告失敗。

而娛樂圈里更是新人倍出,不像「王心凌」的王心凌,逐漸查無此人。

淡出娛樂圈后的王心凌,并沒有就此「認命」。

2018年,沉寂已久的她帶著新歌《大眠》重回大眾視野:「感謝他把我當成傻子,每天都哄我上當一次,清醒一輩子也就那樣子,不介意用愛來醉生夢死。」

她接受了那個不勇敢、不堅定的自己,三十多歲還依然是一個甜妹的自己。

人到30,行至水窮處,竟有一種甘受一切的豁達。

王心凌不再刻意隱藏自己的甜美,也不再去迎合當下的市場口味,更不再讓自己受到感情的影響。

她給自己買了套房子,有工作時就出門賺賺錢,沒工作時就呆在家里唱唱歌、做做運動。

一個人、一間房、一條狗,日子過得輕松又舒適。

更有趣的是,王心凌家的風格,和她本人完美契合了。

比如入戶區,這里的底色干凈且純粹,除了一個收納用的矮柜外,沒有什麼多余的家具。

但墻上粉色的裝飾畫,卻恰到好處地為整個空間增添了幾分甜美的味道。

開放式餐廳為清新自然的原木風格,四面白墻+原木餐桌,輔以暖黃色的燈光做點綴,營造出愜意悠閑的用餐氛圍。

廚房很干凈,但便捷的動線、能夠隨手拿取到的調料、寬敞的操作臺和補充照明用的燈帶,每個細節都表明著,王心凌是個會認認真真為自己做飯的人。

比起玄關和餐廚,客廳顯得少女心十足,里面擺滿了她喜歡的玩偶和藝術裝置。

木質的吊頂和草綠色背景墻,則為全屋增添了一抹亮色。

除了各種可愛的擺設外,王心凌的家里還有很多生機盎然的綠植。

它們被擺在陽臺的落地窗下,與木質百葉簾搭配在一起,加上奶油白+原木色的空間底色,營造出溫柔甜美的感覺。非常符合「甜心教主」的氣質。

郁郁蔥蔥的綠植、灑滿房間的陽光、簡單樸實的裝修風格,王心凌的房子,和當下的她一樣,清新、治愈、甜美且自在。

如今,那個曾被踩進泥潭的小女孩,終于為自己掙出了另一個天地。

2022年,馬上要40歲的王心凌,徹底和自己的「甜美」和解,仿佛逝去的光陰,只是用來做了一場甜夢。

她站在舞臺上唱著「哦情話多說一點,想你就多看一眼」,輕輕松松全開麥,音質好到宛如CD。

浪姐節目里,一段關于王心凌的采訪,令房君印象很是深刻。

節目組問她:「如果一直被當成‘甜心教主’的話怎麼辦?」

她坦然地回答說: 「這麼當個甜心奶奶,不也挺好的嗎?」

或許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這段看似豁達的話里,究竟藏了多少酸甜苦辣與百轉千回。

看著電視里那個似乎沒什麼改變的她,房君忽然覺得,那個陪伴著我們長大的「甜心教主」,終于還是成了一個可愛又擰巴的中年人——

人人都明白她不是從前模樣,可似乎又有幾分像從前。

但這樣好像也不錯。

即便到了八十歲,王心凌也依然是那個獨一無二的甜心教主。

正如她的歌詞中所唱: 「下一頁的我,會去哪里,用多大的勇氣,所有夢里面的風雨,我不怕那是我的試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