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名校女學霸畢業隱居山林結婚生子,又花26萬造300㎡田園風住宅,日子美成詩,卻說:別學我

名校女學霸畢業隱居山林結婚生子,又花26萬造300㎡田園風住宅,日子美成詩,卻說:別學我
2021/01/26
2021/01/26

二十歲剛出頭就創建了自己的品牌工作室,運營的風生水起,帶著自己製作的植物手作畫,參加《天天向上》 連汪涵都為她打Call,25歲嫁了一個格外寵她的老公,26歲又生了一個敲可愛的寶寶,婚後半隱居山林,親手建造 300㎡的田園風住宅(100㎡的房子和200㎡的院子)依山傍水、花香鳥語,不僅經濟獨立,還靈魂自由,過著無數人夢寐以求的生活。不是富二代,也沒有嫁入豪門,卻把自己的人生過得無比豐盈有愛,羨煞旁人, 她究竟是如何「偷偷」把我們的夢想實現的?

茹萍,畢業於中央美院藝術史專業,2016年,25歲的她畢業後,和愛人搬到鄉下住進森林,6W塊(約合新臺幣26萬)造了個300㎡的家(室內80㎡,院子200㎡),還創立植物美學品牌「一朵」工作室。

沒曾想,這個小姑娘的舉動引發數百家媒體關注,一度登上熱搜,收穫百萬粉絲,不僅被主持人汪涵怒贊,就連何猷君、靳夢佳等眾明星都「瘋搶」她的作品。

對於茹茹萍的生活,有人心生嚮往,也有不少人質疑,他們住不了多久,只是炒熱度而已。

誰知一晃,她在森林裡居住了5年,曾經的逃離,並不是大家想像中的一腔熱血。這5年來,有了寶寶小土豆後,一家三口又搬進200㎡的大房子裡,院子裡種滿花草,而原來的80㎡家則改成工作室。

很多網友都私信她:以後孩子大了,教育問題怎麼辦?茹茹萍卻笑著說:「即使在城市,也並不一定能得到最好的教育,還是看孩子悟性吧!大人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和黑土就是最好的例子。」的確,他們一個學渣一個父母離異,竟然把一手爛牌打出了王炸。

茹萍出生于福建泉州安溪,幼年時父親重男輕女,離異後媽媽帶著她獨自生活,那時茹萍暗自下了決心,「自己要比所有男孩更優秀。」

她極其自律,先是考上最好的中學,又因為喜愛繪畫,獨自去北京參加藝考,最後茹萍做到了。從幾十萬考生中突出重圍,成為安溪縣第一個考上中央美院的學生。

雖然考上了夢寐以求的大學,但她內心還想走的更遠一點,學習法語、沙畫、攝影。。。甚至還拿到了國家心理諮詢師三級證書。

快畢業時,身邊朋友都忙於實習、面試,她卻一點也不著急,反而思考:有沒有什麼東西能把自己喜歡的一切串聯起來?

此時,植物這個詞本能的蹦進她的腦海裡。從小到大,茹萍就喜歡植物,聞到它們的氣味才感到一種踏實幸福,也許更像是她身體的一部分,自然而然的存在著。

畢業後,她沒有留在北京,而是來到廈門,創立「一朵工作室」。

在植物與手作之間,樂此不疲,想永遠留住植物的美好,除了繪畫和植物的保鮮技術是從專業老師那裡學來的,像攝影、修圖、各種手工技巧,全靠自學。「我也許不是應屆畢業生裡最有出息的那一個,但要努力做幸福感最高的那一群。」

也在這時,愛神悄悄降臨了,因為工作的關係,茹萍遇見了黑土。

黑土曾是個學渣,長大後逆襲成高級程式師,而茹萍一直是學霸,現在是個植物手作人,愛畫畫,愛攝影,愛所有美好的事物。

可偏偏這一對截然不同,相差7歲的他們,擦出了愛情火花,相戀3個月就結婚了。

婚後,黑土帶茹萍回到老家漳州詔安,青山環翠,四面環水,聞著花香草香,茹萍興奮的說:「就在這安家吧!」

比起城市的快節奏和壓力,她更喜歡這裡:生活的放鬆與否,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黑土雖然不懂浪漫,但他支持茹萍所選擇的一切,倆人一拍即合租下這片荒地。

因為預算有限,他們開始親自動手蓋房,從0打起地基。

砌磚、刷牆、還學著鋪水泥,倆人一邊學習一邊摸索,既是瓦工、木工,還是設計師、工程師。

用竹子來做籬笆牆,用碎石鋪地,用撿來的樹枝製作傢俱,上百盆植物來當軟裝。

歷經6個月,花費6W,這個80㎡的鐵皮白房子終於建成了,即使「冬冷夏熱」,一下雨就嘩嘩作響,聲音非常吵。

但好在屋裡足夠明亮,美好。茹萍最喜歡自己的工作臺,這裡被一大片綠植圍繞,陽光灑進繪畫桌,光影斑駁,時光都變慢了。

還有乾燥花房,植物花草經過乾燥處理後都保持著美麗的樣子,別有一番復古味道。

在200㎡的大院子裡,茹萍親手栽下幾十個品種的植物,讓家四季有景,三季有花,用她的話講,「感覺自己提前過上了退休生活」。

夫妻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睜眼便是滿眼綠色,茹萍專心搞植物創作,另一邊黑土則遠端辦公,每天都按照自己的心願去生活。

原本以為就這樣會過一輩子,萬萬沒想到,2016年因為一篇文章《90後美女隱居,6W改造300㎡家》讓茹萍從福建鄉野紅遍中國。甚至很多遊客還尋到他們的鐵皮房子,在門口各種張望,以為是對外開放的民宿。

那時,她並不想紅,還特意叮囑朋友在微博上不要@自己。

但就算這樣,也蓋不住茹萍的光芒,「一朵」很快被大家熟知,她的作品登上了湖南衛視《天天向上》,野獸派、無印良品也開始找她合作。

現在回想起來,茹萍還說:「這樣的曝光,一陣風吹了就過了。」

但她內心更堅定自己要做的事,不斷探索植物與生活結合的無限可能,想讓更多的人瞭解並感受自然之美。

2017年底,茹萍和黑土的生活再次被「打亂」,從二人世界變成了三口之家,有了兒子小土豆。顯然,80㎡的鐵皮房已經不夠住了,茹萍希望把工作和生活徹底分開,當然也是為了給兒子更大的活動空間。

於是,他們花20W(約合新臺幣85萬)在旁邊又建起了200㎡鐵皮房。

同樣,茹萍把自己的「小森林」搬回了家,每天置身於大自然之中,睜眼是滿眼綠色,連呼吸都是草香,這種感覺太美妙了。想像一下,在這樣的房子醒來,陽光灑在綠植上,每一口呼吸,都充滿著清新自然的味道。

走出門沒有水泥森林,沒有擁擠人群,沒有壓力焦慮,只有在大自然中放鬆自由的舒適感。

在很多人看來,茹萍在過著隱居生活,但她自己並不這麼認為,「我只是在選擇一個更適合自己的居住環境和工作方式而已,也絕不是放棄一切歸隱山林的人。」

的確,他們住的鐵皮房離縣城開車只有10分鐘,網路通暢,快遞也很方便,選擇在隔絕喧囂的鄉下,可以從大自然中吸取能量和靈感,內心會變得安然祥和,更容易專注於創作。

正如茹茹萍說的:「人生的意義就是把重複的瑣碎事情刪除掉,盡可能把時間留下來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

看著他們的山野生活,很多人表示羡慕,也有人說「我想歸隱山林」這種話。

之前茹萍也說過,隱居只是一種選擇,並不代表安逸,有所得,也有所失。

因為院子荒廢很久,蚊蟲老鼠很多,一到夏天驅蚊藥每天都要用;鐵皮房的冬冷夏熱也非常難熬,只能靠抽濕機,不然植物很容易發霉。

最後,你還得問自己,能不能耐得住寂寞。五年來,茹萍從沒逛過街,去商場或展覽,路過時只是順便觀望一眼,更沒有追過一部劇。

其實生活並不總在別處,學會用雙手創造美好才是生活的本質。所謂隱居,不是切斷所有欲望,而是回歸本心,選擇自己認同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不管你住在哪裡,就算房子是租來的,好好去過每一天,活在每一個當下就足夠了。

本文圖片及素材由@一朵茹茹萍提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